男童被教练打死案宣判,家属当庭申请抗诉-尊龙凯时一人生就是博

6月13日上午,青岛8岁男童在武术俱乐部被殴打致死案,在青岛法院普东刑事审判法庭公开开庭宣判。据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通报,被告人张某斌犯故意伤害罪,被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被告人李某丁犯故意伤害罪,被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被告人张某豪犯故意伤害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五年。禁止被告人张某斌、李某丁、张某豪从事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工作。

宣判后,男童父亲翟先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“我们对判决不满,当庭表示要申请抗诉,我希望这件事可以给大家敲醒警钟,让更多未成年得到保护,不要再受到培训机构教练的暴力殴打。”

法院经审理查明:2023年6月18日,被告人张某斌在俱乐部教学期间,因被害人翟某某训练动作不规范,同被告人李某丁、张某豪,对其殴打、捆绑,后翟某某被发现意识不清昏厥,送往医院抢救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人张某斌、李某丁在教学训练期间,违背国家法律,以暴力手段殴打翟某某身体致其死亡,二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;被告人张某豪参与上述犯罪行为,亦构成故意伤害罪,依法应予惩处。张某斌系武术馆实际控制人,多次殴打并捆绑被害人,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,系主犯;李某丁身为教练,多次殴打并捆绑被害人,在共同犯罪中行为积极主动,起主要作用,亦系主犯,鉴于张某斌、李某丁具有自首情节且将被害人送医疗救治,依法对其从轻处罚。

法院认为,张某豪系帮助教学,作案时间短,击打程度明显弱于同案被告人,捆绑时仅是协助作用,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,系从犯,其还具有自首情节,依法对其减轻处罚;鉴于其犯罪情节较轻,认罪悔罪,依法对其适用缓刑。

今年4月24日,本案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。翟先生曾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 采访时表示,三名被告人当庭表示认罪、悔罪,“被告说平常也会打孩子,但是会控制打孩子的力度。”事发当日,他的孩子被三名被告人使用电线、木棍等工具先后多次殴打,每次殴打持续约20分钟。

此外,翟先生从庭上了解到,还有其他孩子也在该武术俱乐部遭受虐待,“从俱乐部开办以来就是这个做法,他们认为打孩子是正常的,经常打孩子发泄”。

中国新闻周刊获取的一份该俱乐部曾经的招生传单显示,该俱乐部开设长拳、南拳、太极等课程,招收学员年龄为5岁以上。这份传单的背面则显示,“根据学院的习武目标量身制定训练计划,使武术爱好者能科学地学习、了解武术,锻炼意志,强身健体”。据翟先生了解,涉事俱乐部事发后便已关停至今。

涉事武术运动俱乐部传单。

翟先生回忆,2023年6月18日上午,孩子母亲接其下课时,教练称孩子练得不扎实,要求继续留下训练。不久,家属便收到俱乐部负责人发来的视频,母亲发觉视频中孩子嘴唇发白,便提醒该负责人关注孩子身体情况。视频显示,孩子无力地从凳子上滑落倒地,而俱乐部负责人却称孩子是在“装样子”。

而后翟先生从案件公诉书上获悉,这段视频是他们打完孩子后摆拍的,“摆拍时孩子已经坐不稳了,经过多次摆拍,用捆绑的形式终于让孩子坐住了,就开始录视频”。此后他们又将孩子带到训练场上就走了,“孩子那时已经没有意识了,后来发现孩子彻底叫不醒了,才给我们打电话。送医抢救时孩子已经不行了,一开始还向医生隐瞒打孩子的事实。”

翟先生补充,检方当庭出具的接诊医生证言笔录显示,“孩子在送医之前呼吸心跳便已经停止,而李某丁则辩称其懂医学,从事相关行业多年有证件,在孩子被送医前,对他进行了心肺复苏等抢救措施”。

翟先生称,自己日夜思念儿子,至今无法再翻看事发视频,“这太残忍了,等凶手们被严惩后,我让儿子入土为安,他的遗体现在还存放在殡仪馆。”

记者:赵雨萌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平台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推荐阅读
网站地图